一家人(二等獎,王新)

作者:王新 时间:2017-09-14 点击数:

“書香三八”讀書征文活動獲獎作品

一家人

资源与环境系 王新

小時候,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,我在這頭,母親在那頭。長大後,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,我在這頭,新娘在那頭......余光中的一篇鄉愁,道出了多少遊子的心殇。

我出生在山東北部的一個小村莊,家裏有兩個姐姐,記憶中的童年滿是玻璃球和橡皮筋,像個男孩子一樣在滿是塵土的大院裏上躥下跳。父親是小企業的會計,每天早上七點半,准時穿著幹淨的白大褂,騎著那輛大金鹿自行車出現在唯一一條通往鎮上的小路上;母親是個地道的農村婦女,小學沒讀完就回到泥土地,家裏五口人和十畝地都歸她照料,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,一日三餐全部由她料理,隨粗茶淡飯卻也有滋有味;爺爺打我記事起就拄拐走路,每天笑呵呵地看著一群熊孩子在大院裏揚塵佛土。後來爺爺躺在了炕上,生活起居便落在了母親身上,淳樸的農村婦女認爲一切都理所應當,終日的勞作寫在她滿是溝壑的手上和臉上,我看在眼裏,小小年紀竟感歎起命運的不公,有一天問她:“媽媽,你整天這樣幹活圖什麽啊?”她笑笑不說話,過了一會兒對我說:“圖咱們是一家人。”

後來,我讀了初中,再也不會跟小夥伴在土院兒裏彈玻璃球、跳橡皮筋,梳起了馬尾,買了面小鏡子。爺爺依然躺在床上,父親依然衣著幹淨利落地工作,母親依然十年如一日地勞作,家裏、地裏不停地忙碌,臉上手上的溝溝道道越劃越深。因爲三個孩子都要讀書,光景反而越過越捉襟見肘,看到別的女同學穿漂亮衣服,我開始對這個家心生不滿,暗暗埋怨起父母,正直青春期的我如期開始叛逆。因爲與父親從小沒有過多交流,加之一直感覺他是個體面的人,這股叛逆便一股腦撒在了母親頭上,開始覺得她土裏土氣,討厭每天早上必吃的面條,討厭穿姐姐穿過的衣服,討厭那個滿是塵土的院子,討厭那個破舊不堪的家。一天早上因爲母親晚了幾分鍾叫我起床,沒好氣的我竟把剛做好的面條摔在地上,碗碎了,湯湯水水撒了一地,母親不說話,彎下腰開始收拾,我大叫:“就知道吃面條!”她依然不說話,手裏拿著碎瓷片,擡起頭,兩行淚劃過臉上的溝,落到那灘湯水裏。

再後來,我如願離開了那個村莊,讀了大學和研究生,早已過了叛逆期,也學會了理解和尊重,暑假回家,開始幫母親料理起家務,她欣慰地摸摸我的頭,自言自語地說:“到底是長大了,知道是一家人了。”

現在,我參加了工作,離家有將近七個小時的車程,本以爲會滿心歡喜地慶幸走出了那個家,現實卻是時常在夢裏回到那個拼死掙紮著離開的地方。終于等到五一假期,花了將近一天的時間趕回家,看到頭發近乎全白的母親,眼眶忽的被打濕。晚飯後和母親盤腿坐在沙發上聊天,我問她:“媽,你覺得這一輩子苦不苦?”她笑了,沒想到小閨女竟問起這麽深奧的問題。“苦,怎麽不苦,但是爲一家人,再苦都值得。”第一次,我開始對這個農村婦女肅然起敬,開始覺得她身上有種把一家人凝在一起的魔力,開始理解余光中的鄉愁滋味。

因爲是一家人,所以做什麽都值得。這個沒有多少文化的農村婦女信奉了一輩子的話,算不上家訓,更算不上名言警句,卻成爲影響我人生道路的最重要命題。(二等獎)

地址:山东省日照市学苑路677号 邮编:276826 电话:0633-8170166 邮箱: slxyjcb-261@126.com 山东水利职业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2012243号